对K来说,&TEAM是偶然却必然发生的“然”,也是和成员们结下的“缘”。

我们项目经理说:“K一定会喝早安咖啡。”(笑)

K:哇!所以你们连咖啡都准备好了吗?谢谢!(笑)在韩国喝的咖啡很合我的口味。我喜欢柔和适口、有酸味的冰美式咖啡。刚开始我觉得“为什么要喝这么多咖啡?”但不知何时起,我开始觉得每天喝咖啡的哥哥显得很帅,所以我也跟着喝咖啡。这次我参加了《偶像出发梦之队》,获得了第一名,赢得了100万韩元的奖金,我给成员们买了在日本宿舍用的浓缩咖啡机。现在还没用过,好期待啊!

 

现在你在宿舍里应该会经常去厨房了。听说以前你几乎不进厨房,曾为了做松软的松饼买了材料,最后却都扔掉了。(笑)

K:我属于会首先注意外观的类型。(笑)备好东西,做好准备,找一些做料理的教程来看,然后到真的要做料理的时候,却忙到没法做了。

 

那么你最近的兴趣爱好是咖啡吗?

K:咖啡、香氛、营养品、床上用品。(笑)我在吃维生素和乳酸菌,还戴眼罩,父母送了我很好的枕头做礼物,所以我正在用呢。现在想想,我还是挺关注健康的。(笑)

 

你在Weverse Live上不是说每天晚上都吃刨冰吗?这对身体不好吧。(笑)

K:啊,我最近不经常吃刨冰!在韩国的朋友喜欢吃刨冰,所以我才一起吃的,从第二天开始就一直在吃。在宿舍里,其他人睡着的时候,我突然想吃,就一个人点了来吃。明明要早点睡觉才对……还有这句话一定要写进访谈里哦,那就是最近我不迟到了!不迟到了!是前一天都准备好了才会睡觉。

你是怎么做到不迟到的呢?
K:成员们知道我早上喜欢睡懒觉,所以会来叫醒我,照顾我,每次我都很感动。

主要是谁叫醒你?
K:EJ!EJ简直是神。(笑)而且他完全是个队长。我从一开始就希望EJ能当队长。我从两年前开始和EJ一起住宿舍,他总是优先考虑别人,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从那时候开始就非常希望EJ来当队长。

你在加入&TEAM之前,也有过宿舍生活的经历吧?
K:高中的时候,我是远程马拉松选手,所以住在宿舍里。我希望在严格又辛苦的环境里专注于做一件事,所以故意住进了宿舍。因为我是第一次过一个房间有20个人的宿舍生活,所以比我想象的要辛苦,但我喜欢和人亲近,所以觉得挺有趣。因为什么事情都要独自去做,所以我是从那时开始做菜的,因为要集体行动,所以我养成了全面观察和客观地看待自己的习惯。那时候我身边有来自关西的人,所以我很喜欢大阪方言之类的关西腔。最近,我一直和YUMA在一起,听得多了,关西腔也会讲得挺溜。(笑)

YUMA的自我管理比较彻底,你们应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K:因为YUMA很会整理,所以他帮了我很多。(笑)看到YUMA,就像在看以前的我自己。我们属于对不关心的东西根本视而不见的类型。所以我们只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且喜欢的东西也差不多。两个人都喜欢开玩笑,因为我很喜欢香薰棒,所以送给YUMA香薰棒当礼物,从那时起YUMA也开始很喜欢香薰棒了。

我看到你也会送成员们和香薰有关的礼物。
K:我喜欢思考成员们会喜欢什么东西的那种时候。和成员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按照每个人的风格,考虑他们适合什么。TAKI适合柑橘香,他喜欢清新的柑橘味道。HARUA适合甜甜的香味,玫瑰香,这种香味跟HARUA的外形很搭。我还没给FUMA送,等他过生日的时候,我想送给他木调香薰。FUMA喜欢自然的、不像香水的淡香。我自己用的是木香或柏香(侧柏)。
你总是在关注成员们,为他们着想,有什么原因吗?
K:平时我从成员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所以我也想尽我所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比如说,在练习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想“这个很敏感”“那个是需要谨慎干预的部分”“原来他喜欢这个啊”,想了解每个成员。例如,NICHOLAS自尊心很强,所以我给他提建议的时候会说:“这个部分这样做会更好。”他就会说:“OK!谢谢。”如果我对TAKI提建议说:“希望你这里这样做。”他偶尔会无法集中好精力,每当这时我会提醒他集中精神,并调整一下氛围,像这样每个人要用不同的方式照顾到。

那么反过来,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呢?
K:其实我刚开始成为练习生的时候,因为还保留着以往当运动员时的习惯,所以很看重结果。因此失败的时候,我感到遗憾的时间会很长,我觉得这段时间很可惜。所以我对自己说:“努力过了,但结果如此,下次要有所改变。”以此来缩短感到遗憾的时间。因为名叫“K”的这个人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是在《I-LAND》里,其实我当时刚跳舞没多久。但观众们不了解我练习了几个小时,准备的时间有多久,以及舞台是否很滑,所以我觉得直接去做就行了。表演总监Son Sungdeuk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要好好表现。在舞台上,结果比理由更重要。”这对我有很大帮助。

这么想,心里会轻松一点吗?
K:但以后应该也不会有让自己非常满意的时候吧?看回放的时候,会看到很多不足之处,所以还不能让我满意。

为什么?
K:能在HYBE这样的大公司出道,也因为有非常了不起的前辈们,所以标准提高了。其实我有这样的梦想也是因为防弹少年团前辈们,我做练习生的时候,一直是看着SEVENTEEN的HOSHI前辈和防弹少年团的Jimin前辈去练习的。前辈独特的气质让我入迷,我也为了拥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而练习了很久。所以刚开始我只是想着跳舞,而现在我想呈现出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表演。这个动作很帅,可如果只有我觉得很帅,那就是不专业的。只有让观众产生共鸣才会产生意义,所以我很看重这一点。
个人觉得你的眼睛发挥了这种作用。你希望在表演中传达的情感透过眼神表达出来了。
K:哦,没错。(笑)我以前跟名叫“We Dem Boyz”的舞蹈团学过跳舞,那时候他们说舞蹈最重要的是眼神处理,眼神会让气氛变得截然不同,所以我做了很多研究。坐公交车的时候,我的样子会投映在车窗上,每到这时候我都会练习一下什么动作帅。然后把舞蹈动作一个一个拍成照片,不断研究哪个更帅。当时我不知道这样的练习有什么意义,但因为做了很多练习,现在这似乎变成了我的优点。

你每次都能完成艰苦练习的原动力是什么?
K:LUNÉ是我的“一切”,是全部。我做这份工作的原因,想把它做好,且努力做好的原因都是因为LUNÉ们。在我感到辛苦的时候,粉丝们为了让我在上班的路上能看到,就在公交车站挂上“K!Happy New Year!”这样的广告,每个季节的广告都在变。我希望向LUNÉ们表达谢意,感谢他们帮助我度过了艰难的时期。LUNÉ虽然是粉丝,但他们是超越了粉丝的“恩人”。

多亏了粉丝们,你在艰难的时期并没有一直陷入挫折。
K:在《&AUDITION - The Howling》(以下简称《&AUDITION》)之前,还有一些准备的时间。一开始我想作为选手能够有所成长,所以练习了很久。在做音乐的过程中,我逐渐有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这样做”“还可以这样表达”的想法,作为艺人,我还专注于制作具有创造性的音乐,培养自己的制作能力。我非常喜欢下了课之后,在很晚的时候去工作室的那段时间,因为我可以把想表达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表达出来。比如说,看到Jimin前辈的舞台后,我觉得非常帅,所以我也想唱那样的歌,就尝试创作节奏。因为当时不能给粉丝们写信,所以我就把这种遗憾的心情写成了歌词。这首歌总有一天能够公开吧?(笑)
你不仅作词作曲,还参与各种创作。听说你参与了《FIREWORK》的编舞?
K:在拍摄粉丝见面会VCR和拍摄广告的间隙,在候场的短暂时间里,我一边听音乐,一边编了舞蹈。本来这个部分的候选编舞大约有30个,房时爀PD让我也尝试一下。他说:“希望歌曲不是一闪而过的感觉。”所以我觉得编排应该专注于配合歌曲和概念来展现故事线。那确实是截至目前我最为集中精力的时刻。(笑)其实能得到这么好的机会,并且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美地完成工作,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但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作为艺人得以成长的时间。

舞蹈简直太帅了。(笑)
K:噢,我们非常累,太累了。(笑)练习《FIREWORK》的时候,做了很多尝试,最后觉得用力去跳会适合得多,所以消化起来很辛苦,但还是挺有趣的,反响也很好。&TEAM有很多需要动用从头到脚的整个身体来表现的舞蹈动作,我希望能表现出那种飞驰的感觉。

重要的应该是成员们齐心协力释放出同样的能量吧。
K:以前房时爀PD多次提到“没有团队,就没有个人”。虽然提升个人实力是必须的,但团队能释放出更大的力量。所以我的想法从“我想这么做”转变成了“首先考虑团队”。我觉得这样成为一个组合是“偶然”,也是“缘”,今后希望我们也能够互相帮助,互相照顾。
原来那个小时候梦想成为MOMOTARO(桃太郎)的K,就这样长成大人了。(笑)
K:桃太郎!(笑)前不久,我看到有一个大号的桃太郎,心想:“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就问了周围的人,他们说是因为我想成为桃太郎。其实我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想成为桃太郎了,可能是因为我觉得桃太郎看起来挺帅。

那么你还记得在MOMOTARO(桃太郎)之后的梦想是什么吗?
K:是马拉松运动员。其实从小学开始,我就有一直梦想着想要去上的大学。所以我说要放弃的时候,父母哭了,教练很生气,这是理所当然的。(笑)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好像个傻瓜,但我还是想跳舞,所以就这么做了。我有很强的自信力,就算比其他人起步晚,也并不担心,只是想着“要跳舞的话~就要去美国~”,于是我就去了美国。做这个决定没用多长时间,这就是命中注定吧。(笑)

这是改变你未来的事情,你是如何做到如此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呢?
K:从某种角度看,这可能是优点,也可能是缺点,我的性格是如果专注于一件事,眼里就看不到其他事情,只是想着“要坚持到底”。出道前去美国的时候,隔离期好像是两周吧?当时隔离的时候一个人玩以前买的“梦可宝”游戏,结果彻底入迷了,玩游戏连觉也不睡。三天里真的一分钟都没睡,在YouTube上一边集中学习梦可宝,一边玩游戏。我还参加了网上宝可梦对决,战胜了世界第三名!当时觉得“我不能继续玩下去了”,就不再玩了。(笑)现在和FUMA玩游戏是出于兴趣,但当时是真情实感。
埋头于一件事并坚持到底,也许是马拉松运动员的经历对你产生了影响。
K:是啊。运动就是要和自己作斗争并战胜自己。不仅是偶像生活中的宿舍生活和成果很重要这一点,和自己作斗争并战胜自己这一方面也和马拉松差不多。在参加《I-LAND》之前,我一直是一个人练习,对手只有我自己。看回放的时候,感到满足就行了,因为不知道别人的水平有多高,所以一直在和自己作斗争。在这个过程中,一起从事体育的朋友们夺得了冠军,看到他们取得了好成果,让我获得了很大的力量。

从马拉松运动员到美国留学,再到《I-LAND》、《&AUDITION》和&TEAM。一如你所说,你走的是一条没人走过的路(《Road Not Taken》)。
K:我从未觉得自己的经历很了不起,但听你这么一说,感觉我的生活好像电影。(笑)
Credit
撰文. Oh Minji
采访. Oh Minji
视觉总监. Jeon Yurim
项目管理. Lee Yejin
视觉创意组. Jang Yeaseul, 上田紗英子
摄影. LESS / Assist. Lee Sujeong, Park Sunseok, Jeon Junseo
发型. Lim Jungho, Kim Minyoung, Kim Minwook
妆容. Baek Hyuna, Lee Jimin
造型. Kim Beungkyu
艺人运营组. Song Byeongcheon, 佐藤学, 望月健太, 松本千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