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UNGMIN低声细语讲述着为了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动作苦思冥想了多久。他跟随热爱的心前行,不知不觉间实现了大大的梦想。在对话的过程里,只有追求梦想的人才会拥有的热情、生机和活力让KYUNGMIN闪闪发光。 

即将出道的感想如何?

KYUNGMIN:首先是感到激动和紧张。因为这是我从小就梦想的瞬间!虽然会紧张,但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属于好奇心很强的性格,反而有种觉得有趣、在冒险的感觉。在变得熟悉之后,就会真心感到愉悦。之前拍摄的物料正在一个个被公开!我身边的人都特别高兴,这让我非常欣慰。我有一个从一岁起就认识的朋友,一直以来都是很亲密的朋友,无论何时见面都不会生分。我的父母和朋友的父母是在小区游乐场里偶然遇到的,他们互相表示:“我们多亲近些吧。”就这么相识了,所以我们从一岁起就是朋友(笑),好久没联系我的这位朋友也打电话跟我说:“你真的太帅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当偶像的梦想?

KYUNGMIN:我下定决心是在小学二年级。上电视、跳舞、唱歌、登台看起来非常幸福。后来我看到了防弹少年团前辈《Not Today》的舞台,因为太帅了,所以我想一定要翻跳这首歌。从那时起,前辈们每次出新歌,我都会去翻跳。SEVENTEEN前辈的歌中,我能背下来舞蹈动作的第一首歌是《CLAP》。就这样,我在YouTube上一首一首观看舞蹈镜像模式的视频,一个人不断练习,逐渐积累起了我能跳的歌。

 

一个人在家坚持练习,应该不容易吧。

KYUNGMIN:当时我根本没想过这是容易还是难,就是因为自己喜欢才开始的。每当特别想跳的时候,我就会不停地跳。我一边练习一边想:“今天之内一定要学会整首歌。”渐渐地,我用的时间越来越短,后来一个小时就能记住。多亏有一段这样的时期,进了公司后,我记动作的速度也没有太落于人后。练习舞蹈后登上学艺展示会舞台的时候,我非常开心能赢得掌声,于是想要做得更好。就算一个人练习,父母也会给我拍视频,亲自找试镜的活动送我去。家人都全力支持我,弟弟们、爷爷和奶奶也总是为我加油。

在《TWS Think About Us!》的个人介绍里,你写道幸福的特别瞬间是“见到父母的时候”,你还在愿望清单上写了“给父母买房子”和“送爷爷、奶奶去旅游”。

KYUNGMIN:见到家人,这本身就很幸福。回老家吃家常便饭,见见弟弟们,这应该就是幸福吧。我是老大,有两个弟弟,我比二弟大四岁,比幺弟大八岁。我们总是一起玩得很开心,彼此很照顾。小时候每到周末,我都会和家人一起打棒球或玩接球。妈妈毕业于体育大学,爸爸的棒球、足球、篮球都打得很好。也许是我的心理年龄和弟弟们差不多(笑),所以原本都感觉不到年龄的差距。我和SHINYU哥相差4岁,看到成熟的SHINYU哥,才明白自己和弟弟们的年龄差距并不小。

 

你似乎是在和周围人的关系中汲取幸福,你在学校和朋友们相处得如何?

KYUNGMIN:我非常喜欢和朋友们相处,似乎还有点领导力。(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是全校副会长,初中的时候是班级会长。因为我担任引领大家的角色,所以经常需要站出来,就自然而然地对舞台变得熟悉了起来。我还喜欢跳舞,记得初中的时候,我表演过防弹少年团前辈的《Butter》舞台,当时因为是疫情时期,班里的同学们都是在线观看的。虽然朋友们在班里热情地为我加油,但舞台前面没人回应的时候会有点难受。我还记得自己是一个人戴着口罩孤独地完成了这个表演。(笑)

 

从那时起,你就有了舞台体质啊。(笑)你初中时开始过练习生的生活后,有什么变化吗?

KYUNGMIN:我似乎并没觉得练习生的生活很苦。因为练习生对我来说是目标之一,实现了这个目标本身就是幸福的。早上去学校和朋友们见面,然后去练习,这种生活本身就挺幸福。进公司之前,我对舞蹈非常感兴趣,但从来没有学过唱歌。不过老师们对我的演唱给予了很多表扬,从那时起,我开始想:“难道我要走唱歌的路?”(笑)于是针对演唱做了很多练习。首先我从自己喜欢的歌开始练习。我个人喜欢流行乐的风格,从自己喜欢的风格开始,我模仿原唱是怎么唱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苦思如何给自己赋予这种色彩,如何找到方法。

你在主打歌《plot twist》开头部分演唱的音色非常突出。

KYUNGMIN:我也觉得自己的魅力在于音色,最近几乎整天都在思索要怎么才能让大家听到我更好的嗓音。负责唱主打歌的第一个部分,确实很有负担,同时我也在想:“我应该可以唱好吧?我的表现可不能丢脸。”我努力把“看一看镜子里我的表情/感觉So good 期待已久的D-day”这段直观的歌词唱得很清楚。录音的时候,我总是在思索:“如果是我会怎么办?”比如说,在《BFF》里(亲自唱起来),我把“肉麻的话No”这句歌词稍微拖长了一下,营造出了肉麻的感觉。我用漫不经心的感觉,把接下来的歌词唱成了“已过了~这·种·时候”。我觉得只有把什么时候吐气、什么时候唱重音这种微小的细节结合起来,才能产生化学反应。

 

在《Oh Mymy : 7s》的表演里,无论是在chorus的部分站到中央,还是在最后的大圆圈队形里站到中央,你大幅度地使用四肢,在一瞬间表达出能量的段落令人印象深刻。

KYUNGMIN:我觉得歌曲的气氛和舞蹈、演唱、表情、动作都融为一体,才能展示出能量。所以我动作做得幅度很大,动作和表情都是以秒为单位练习的。在最后的“嘭!我们从两个到三个,再从三个到四个,不断壮大起来 Our name”这个部分,成员们转圆圈的时候,我是(一边做着表情和动作)先露出笑容,然后有点狠地瞪一眼,眨一下眼睛,拍一下旁边,视线看向一侧,一边转圈一边笑起来。我研究了很久如何让这个过程自然地衔接起来。尤其是您提到的那两个部分是突出我们群舞的部分,我觉得只有做好表情的演技,才能表现得更好。

 

群舞是怎么练习的?

KYUNGMIN:其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练习,重复”。《Oh Mymy : 7s》的chorus部分,说夸张点,我们大概练了200遍,可能还更多些……(笑)每次练习的时候,我们都会配合细节,不是只配合没跟上的部分,而是重新倒回去,说着“从那个部分开始!重新!再来!”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让身体熟悉了动作。刚开始的时候,我心想:“这个能做好吗?”觉得特别累,但自己确实能发现有进步。看到以前的视频,简直没眼看。(笑)不仅是听到老师们的反馈意见后进行纠正,在自己也觉得有进步的时候,才能真正有所发展。我们的成员明白这一点,所以会对表演给出非常多的意见。我也会提议说:“哥哥们,节奏好像不对,整理一下应该会更容易配合好吧?”就算一开始彼此的意见不同,我们也会一边不断讨论一边磨合。

 

虽然你们这个组合现在才刚出道,却也能营造出这样的氛围呢。

KYUNGMIN:我觉得任何人提出意见都不容易。首先要对这个意见有责任感,同时自己提出的意见可能得不到反映,所以也会感到负担或困难。但我觉得如果不经历这样的过程,就不会有好的舞蹈。现在我们有了这种提出意见并逐渐取得好成果的经验,所以反而更愿意积极提意见了。

在《BFF》的表演里,你还站在桌子上摆姿势。这让我想起了在《TWS FIRST TIME : 04 : KYUNGMIN》的视频里,你被描写成仿佛自由灵魂一般的模样。

KYUNGMIN: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反而很容易,因为我非常喜欢玩游乐设施,玩得特别开心。歌词是“踏上Kickboard”,刚好舞蹈是踩着桌子出来,所以更有趣了。在个人预告片里,有我躺在滑梯上的场面。虽然现在我不这样了(笑),但我小时候很喜欢这么做。在游乐场里倒挂在秋千上,在单杠上转圈,玩诸如此类的东西。所以让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还有我给哥哥们泡泡糖的场面,我觉得这和我平时给哥哥们拿吃的东西的样子差不多。

 

在组合里当老幺的感觉如何?在《TWS Prologue ‘Oh Mymy : 7s’》的视频里,好像就听到有人说:“KYUNGMIN,起床!”(笑)

KYUNGMIN:没错。我早上总是睡不醒(笑),所以哥哥们会常常叫醒我。我和HANJIN哥是室友,HANJIN哥早上不爱睡懒觉,他经常叫醒我。整体上来说,YOUNGJAE哥很照顾我。因为我是老幺,所以就算犯错,也会被原谅和照顾,得到帅气哥哥们的爱和关心,这一点我很喜欢。YOUNGJAE哥昨天对我假装“老幺On Top”,不过说我是很听话的老幺。我在练习的时候会说:“来吧,加油!”觉得自己是个既能给哥哥们带去很多能量,又有点淘气的弟弟。

 

在一起生活,有时会遇到困难或伤心的事,这种时候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KYUNGMIN:现在大家彼此都能看出来,说开了就过去了。如果有人觉得难过,我们会先走上去搭话,或者大家一起聊一聊。我们设置了名叫“篝火”的时间。最近很忙,所以不能经常这么做,原本是每周一次的。这是我们练习结束后,在练习室里有什么觉得伤心的部分,或是对组合有反馈意见的时候,为了解决问题而设置的环节。候选的名称特别多,比如有“篝火晚会”“线团”,还特别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一句“把遗憾擦掉”,提议叫“橡皮”……(笑)是YOUNGJAE哥提议叫“篝火”,感觉很可爱又很温暖,于是说:“就叫‘篝火’吧。”我们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当时说的话,要在当下解决”。

这真是很健康的对话方式,能感觉到你们对彼此的信任。这让我想起了你在《TWS Prologue ‘Oh Mymy : 7s’》的视频里说的那句“对我们自己充满了信心”。

KYUNGMIN:因为我们练习到了这种程度,所以才能这样说。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们自然而然地了解了彼此,了解了自己,于是确信自己能做好。但我最清楚自己有哪些不足之处,其实我对自己的信心还不是“100%”。但对在舞台上展示才华,以及和哥哥们在一起时调皮愉快的模样,我还是有信心的。(笑)

 

在《TWS Think About Us!》的个人介绍里,你对粉丝们说:“希望自己看起来是没有伪装的、名叫‘李炅潣’人。”

KYUNGMIN:我希望不去想太多,带着“先开始做再说!”的感觉,自由地展示自己的色彩、音色、舞蹈线条以及自己独特的魅力。我希望能为大家很好地展示出“李炅潣”这个人。李炅潣这个人有可爱的一面,有时也有像引领者的一面,拥有丰富多样的面貌。(笑)

 

我会为“unplugged boy”KYUNGMIN今后的发展加油的。(笑)

KYUNGMIN:现在也有很多粉丝在为我加油。我觉得如果自己享受这份工作,表现出更棒的面貌,就能成为粉丝们的骄傲。非常感谢大家,我一定会回馈大家给我的爱。“TWS”的含义是“无论何时都在一起”,希望今后我们可以和粉丝们一起永远不变地幸福下去。

Credit
撰文. Song Hooryeong
采访. Song Hooryeong
视觉总监. Jeon Yurim
项目管理. Lee Heewon
视觉创意组. Lee Hyunju, Kim Woojeong, Yang Dongmin (PLEDIS Entertainment)
摄影. Kim Cheonga / Assist. Jeong Gihun
发型. Bae Kyunghwa
妆容. Park Sooyeon
造型. Kang Soomin
艺人运营组. An Soyoung, Kang Miju, Shin Doyun, Kim Hyejin, Hong Ahyun, Cho Sungje, Kwon Wooyoung, Hwang Yumi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