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HAN在接受采访时一直在看着笔者的眼睛说话。他懂得在对视里进行对话的快乐,他的眼神如同凝视了几个小时的鱼缸的波纹,沉静地荡漾着。

多年的爱好,装饰鱼缸

LEEHAN:我从小就很喜欢鱼。上小学的时候和父母养过一点鱼,但从初中一年级起,我就开始自己在鱼缸里养鱼了。我喜欢设定一个主题,在鱼缸里打造一幅整体的画面。比如说,如果我想营造出亚马逊的感觉,就去搜索有关亚马逊的资料。然后尽量找一些和图片中的石头、树木相似的用品进行装饰。最近的鱼缸用品非常棒,很容易就能买到我想要的那种感觉的石头。(笑)像亚马逊一样铺上黄色的沙子,用亚马逊河边的红树幼苗进行装饰。弄完后,我会打开灯独自欣赏两三个小时。看着鱼缸的时候,我会想:“那条鱼在想什么?”这样时间会过得飞快。(笑)刚开始只是个小小的爱好,但后来规模越来越大,在我原本的家里有大约三个鱼缸。(笑)最近公司给我买了一个鱼缸!我很感谢成员们都同意我养鱼,所以我在宿舍里养了宝莲灯鱼和老鼠鱼。我还想在鱼缸里养一些水草,所以正在以溪谷为主题进行装饰。

 

学生金桐儇

LEEHAN:因为我的老家在釜山,所以在成为练习生之前,我一直在釜山上学。因为附近就是大海,我经常和朋友们一起玩冲浪或浆板之类的海洋运动,还经常一起去学游泳。我很不擅长球类项目(笑),所以不太喜欢,但我的朋友们大部分都很喜欢足球,所以我也跟着朋友们一起踢足球。我的朋友里有很多是从小相识的,甚至还一起上过幼儿园。所以我当初说想当偶像的时候,朋友们的反应是:“你做这种事干嘛?”(笑)我说要出道的时候,他们只是在笑。没有多大改变,还是那种反应,所以我反而觉得这样更好。

 

跆拳道选手和偶像

LEEHAN:我从大约七岁开始练跆拳道,一直到初中二年级,我的梦想是成为跆拳道选手。小学的时候我参加了市里的比赛,还获得了奖牌,但上了初中以后,其他人就都是在以专业性的方式在练了。因为担心“我能不能做好”,就没有大胆去参赛,于是错过了机会,我很后悔。也许是因为那次的经历,让我从小就对前途有了很多想法。我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还进行了很多前途方面的体验,想尽快找到不会让我感到厌倦的事情,这样我才会有信心。后来就有了参加试镜的机会。其实小时候,我经常在学艺节之类的校园舞台上表演,上台演出很有趣,但艺人和偶像似乎还是距离我非常远。在有了机会并进行准备的时候,我开始有了一些野心,觉得这次必须要下定决心了。“如果现在不做,10年后的我会不会后悔呢?”对这个问题,我苦思冥想了很久。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如果现在不抓住这个机会,我会非常后悔,于是我开始梦想成为偶像。

“我长这样,还不喜欢?”

LEEHAN:在这次的专辑里,我的角色是这一带最帅的人。(笑)所以预告片里的那句台词,是我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对着镜子说的,意思是“我长得这么帅,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其实我这辈子从来没觉得自己长得帅。(笑)为了表现得更自然,我练习了很久。用自拍录视频的时候,我用各种版本练习了这句“我长这样,还不喜欢?”的台词。我可以选择结果值,但我觉得在此之前尽可能多地尝试几次会是最好的方法。所以《But I Like You》结尾的“不喜欢吗?”也被我拍成了各种版本,练习了几百遍。我拍了非常多的练习视频,我会把不喜欢的视频删掉,觉得“今天这条比较好”的内容会存起来再不停地看,只要一有空。(笑)

 

安德鲁·加菲尔德

LEEHAN:在表达歌曲情感的时候,我主要是用电影作为参考的。每次看到歌词或歌曲中的亮点时,我都会觉得“这个部分应该很适合某部电影”,然后会想起一些作品。比如这次拿到预告片里照镜子那场戏的剧本时,我立即想起了在电影《小鬼当家》里小凯文对着镜子梳头的戏。所以我练习这场戏的时候,想象的是如果对着镜子这样摆弄头发,画面应该会很漂亮。此外,在《Serenade》里我的部分是“别毁掉我的凌晨”,我想起了古装片里的少爷拿着一支蜡烛,背着手在走的形象。我特别想在这次专辑的MV和歌曲里展现温暖的笑容。我在考虑用什么作为参考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超凡蜘蛛侠》里的安德鲁·加菲尔德。于是我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把演员微笑的画面截了下来,然后对着镜子模仿练习。(笑)在三个蜘蛛侠里,我最喜欢安德鲁·加菲尔德,当然其他演员也把蜘蛛侠的角色演得很好,但安德鲁·加菲尔德的眼睛有点忧愁,还带着温暖,我特别喜欢。

舞蹈“计划表”

LEEHAN:我最初是在舞蹈班学的跳舞,其实我认为自己天生身体就木木的(笑),所以我觉得自己的起点和其他同学相比太过不同。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开始自己制定一天的计划表。如果放学后去舞蹈班,我会有六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用于舞蹈,这时如果没有计划表,肯定会浪费非常多的时间。所以“下午1点到2点上课,2点半到3点整理课堂的内容,3点到3点半拍摄回放视频”——我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制定时间表,完全按照时间表行事。在不浪费时间,进行充实的练习的时候,结果是最好的。我有既定的目标,想着“就算疲劳,也要这么做”,所以除了练习之外,我好像没有必要想其他的事情。

 

啪!唰!

LEEHAN:《One and Only》里有我个人很喜欢的亮点。在第二段的前奏,我的部分是“我映在橱窗的样子”,成员们在我身后走位的时候,我配合节奏用手“啪”地指一下,成员们就“唰”地一声转向。每次做这个部分,我都会有快感。平时听歌的时候,我喜欢寻找隐藏在节拍之间的微小的声音。大家会看到我在表演中间自由发挥做手势的部分也在跟着节奏。(笑)

BOYNEXTDOOR
LEEHAN:第一次听到这个组合名称的时候,我看着我们的成员,心里想着“BOYNEXTDOOR”简直跟我们绝配!有种“太绝了”的感觉。(笑)我心目中“邻家少年”的形象是亲切地贴近大众并进行情感交流。但敲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我们不在。(笑)我们是永远亲切地走进大家,似乎无处不在,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像我们的《One and Only》这首歌一样。时间越久,我就越是确信“BOYNEXTDOOR”这个名字是很好地表达了我们的名字,是非常契合我们的队名。

一起吃晚饭
LEEHAN:其实刚进公司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练习很久了,我没有练习的经验,技术也不是很好,我觉得大家会讨厌我。(笑)但和我想的不一样,大家都像朋友一样欢迎我,对我特别好!我记得第一个见到的练习生是RIWOO哥,如果练习的时候我有不明白的地方,经常会去问RIWOO哥,他就会像魔法钥匙一样解决我的问题。我们通常是从上午到下午一直在练习,然后和成员们围坐在一起吃晚饭。一起和睦地吃饭聊天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我喜欢点一些新奇的菜。(笑)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发现成员们从没有点过干明太鱼汤或飞鱼子石锅拌饭这种食物来吃!所以我点了这些菜来吃,我还告诉了他们传说中的釜山猪肉汤饭(笑),一起去了附近的汤饭馆。其实刚来首尔的时候,我对吃的汤饭有点失望。(笑)我现在也很喜欢我们在宿舍一起吃饭烤肉,其乐融融的时光。

“我们久违地一起聊聊天吧?”
LEEHAN:平时成员之间经常聊天。虽然并没有规定什么,但某一天如果突然有人说:“我们久违地一起聊聊天吧?”六个人就会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感激和积累在心里的话。在洛杉矶拍MV的时候,我们在公交车上互相反馈意见,聊了很多。练习舞蹈的时候,如果有人说想不出该怎么表达这个部分的情感,成员们就会齐心协力地出谋划策。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练习《But I Like You》之前,成员们经常带着感情,像念台词一样开玩笑说:“啊,真的快要疯了。喂!我喜欢你。”虽然现在这么做的情况正逐渐变少。(笑)
手机锁屏画面
LEEHAN:其实我想拜托粉丝们一件小事,就是希望你们把我们成员的照片或者我的照片设置成手机锁屏画面!(笑)学生时代,我身边有喜欢偶像前辈们的朋友,他们会把前辈们设置成手机锁屏画面。他们平时经常看着锁屏画面,还拿给朋友们看,我觉得很不错。所以如果我在这个背景画面里,肯定会特别开心。

邮筒一样的关系
LEEHAN:邮筒可以收信也可以寄信。因为希望和粉丝们沟通,所以我在“LEEHAN's DOOR”的画里加入了邮筒,我本来就很喜欢听别人倾诉烦恼,经常安慰别人,有时候也会反过来得到安慰。偶像这个职业,不仅能让自己身边的人得到安慰,还可以和所有人彼此安慰,这件事非常美好。这也是我对梦想非常坚定的最大原因。最近快要出道了,我体会到了这辈子从未感受过的情感,因为出道之后会是我从未见过的世界,所以我会担心,也有各种各样的情绪,但和畏惧感相比,我的好奇心更大。我希望快一点让大家看到我所有的面貌,包括我的性格、平时的习惯、行为、语气等等,所有的一切。
Credit
撰文. Kim Jieun
采访. Kim Jieun
视觉总监. Jeon Yurim
项目管理. Song Hooryeong
视觉创意组. Noh Hyorin (KOZ ENTERTAINMENT)
摄影. Yoon Songyi / Assist. Kim Jaemin, Bak Heonjun
发型. Hong Junsung, Kim Haeyeon
妆容. Gunhee, Kim Yeji
造型. WHITECHAPEL
布景设计. Choi Seoyun, Son Yehee, Kim Ayoung (da;rak)
艺人经纪组. Jang Moonsung
艺人礼宾组. Park Geunyoung, Park Byoungho, Wang Heesun, Won Joungye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