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晚上都在清醒的梦中实现梦想的少年,现在希望在现实里实现自己的梦想。

A DREAMER

TAESAN:我觉得自己是个梦想家(Dreamer)。躺在床上的时候,一般人都会玩智能手机,我却会放着音乐,沉浸在梦想中睡着。我还会做清醒梦,我认为这是我是个梦想家的证据。(笑)现在我想做清醒梦,马上就能做起来,可因为太累了,最近不做这种梦了。但一个月还是有大约五次,我在梦里会意识到这是个梦。在之前做过的清醒的梦中,在宇宙里游荡并移动行星的梦让我记忆最为深刻。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会这样,但我在梦里说“移动行星!”是不管用的,只有使用“希望行星从这里移动到那里”这种口令,行星才会移动。


梦想家的读书法

TAESAN:我平时喜欢想象,不怎么看电影、电视剧和YouTube,我只看小说。看视频的时候,眼前所见的场景会终结我的想象,而且一两个小时就能全部看完。但如果是读书,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所以会留下余韵,我很乐于想象主人公们会是什么样子,在什么样的风景里迈着什么样的步子行走。最近我读了金浩延作家的《不便的便利店》,觉得很有趣。故事情节是一个露宿者在便利店打工,给各种各样的客人送去安慰,同时也审视自己。我只是这么介绍,无法表达这本书带来的感动。

梦想的起点

TAESAN:我从爸爸那里受到了很多音乐方面的影响。幼儿园的时候,在学会儿歌之后,爸爸就给我听披头士乐队等艺术家的音乐,所以我变得和音乐亲近起来。爸爸还推荐我听像涅槃乐队、卡朋特兄妹、理查德·桑德森这种并非我这一代人的艺术家的音乐,从此我喜欢上了他们。我觉得想做好流行音乐,就需要好好了解在某个时代被誉为顶尖音乐人的老艺术家的音乐,所以我同时听老的音乐和最新的音乐,不分什么风格。在音乐上,我非常喜欢涅槃乐队,摇滚在副歌部分有很多爆发性的声音,从而在情感上回味悠长,所以我很喜欢。我给摇滚风格的节奏谱上旋律,用我喜欢的摇滚歌手们使用的唱法,一边唱一边写歌词。我写了两首左右正统的摇滚乐,还有很多融入了这种倾向的音乐。(笑)

 

用音乐记录情感的时光

TAESAN:我记得我初中三年级之前MBTI的结果是ENFP,现在是INTJ。除了好朋友之外,我在陌生人面前变成了内向的性格。大概因为从小开始,我就在社会生活的过程中有了很多苦恼的缘故。我不喜欢把自己情绪告诉对方,让别人也和我一起感到辛苦,所以慢慢地开始独自解决问题。而对我的情绪给予共鸣的是音乐。因为我从小就亲近音乐,在我难过的时候,是音乐安慰我;在我开心的时候,是音乐让我感到更开心。我从高中一年级开始正式写歌,我喜欢把当时的感情原原本本记录下来的音乐。因为在几个月后我听到那首歌时,我会想:“啊,我当时是用这种情感写的这首歌。”

 

舞台上的原动力,坦率

TAESAN:台下的我是个内向、理性且怕生的人。但其实我觉得自己是率真的性格,喜欢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在舞台上不是在演戏,而是展现我想象中的自我,所以我反而在上台的时候更有自信。在《But I Like You》的表演中,演出第一部分的时候也是有故事的。我以为LEEHAN在跟我打招呼,后来发现原来他是跟我身后的WOONHAK打招呼,所以我说:“啊,算了。”然后一个人烦恼,最后在“咳咳”中,音乐开始了。我一个人苦恼地想:“喂 你听听看 我是不是疯了。”我没怎么练习过演技,就是……就这么演出来了。哈哈!(笑)在拍预告片的第一个场景时,我唱:“喂 你听听看 我是不是疯了。”导演说:“要演得仿佛在和朋友打电话。”我就真的像和朋友打电话一样去演,结果就通过了。

《But I Like You》的幕后故事

TAESAN:其实“我快要疯了”这句歌词是我写的。制作人们在只有歌曲旋律的状态下,让我们成员们用六个字进行表达。大家都是写了100多句交上去的,我写了大约200句,有“我也不知道”,也有“真的不知道”,其中一个是“我快要疯了”,就被采纳了。(笑)“我快要疯了”这句歌词是类似和某人聊天的对话体。我觉得像说话一样去唱歌,才能很好地产生情感的共鸣,所以我打算不是唱歌也不是说唱,而是用介于二者之间的感觉去演绎。平时我喜欢Singing Rap或在说唱里混入一点唱歌感觉的风格。

 

凭想象写出来的《Serenade》

TAESAN:这首歌是伴随着敲门声开始的。在紧张的状态下敲门,等着女主角什么时候出来,那么这个人应该会很紧张吧。为了能把话讲好,他应该会放松嘴唇。所以我写了“啊 真是紧张得要死 / 放松僵住的嘴唇”。制作人们说这是一句让人很有共鸣的歌词,所以我印象很深。

 

BEHIND THE DOOR,少年们的练习记

TAESAN:在《Serenade》里,本来打算改掉“Ah 不要拒绝我 / Oh 我不转弯抹角”这段的旋律。制作人觉得没人能唱好这个部分,但我听到旋律导唱的时候,觉得这段旋律太好了,所以提出“我来试一下”,并进行了录音。结果制作人说:“哇,居然演绎出来了,不用改了,就这么来吧。”于是有了现在的这段旋律。《One and Only》开头穿夹克的舞蹈比想象得要难,(笑)所以我一边和RIWOO哥交流一边练舞。而且躲在门后面的时候,只要摄像机稍微转一下角度,就能看到我们躲在门后,所以我们努力完美地藏好自己。我没有,但成员们有搬动和打开门的动作,听说门比想象得要重,所以他们挺累的。不过现在大家都领悟了诀窍,做得很好。(笑)

在BOYNEXTDOOR的六个成员相聚之前

TAESAN:现在的六个成员真正聚齐是在一年前。有很多曲折,也有很多回忆;有争执,也有彼此依赖,现在我们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个团队。印象最深刻的是一起去美国进修的时候。跟我们喜欢和憧憬的舞者学习舞蹈,那个时候没有烦恼,只是很开心地享受。就在那段时间,我和成员们变得更亲近了。我觉得我们组合的每个人个性都很突出,别人能弥补我的不足之处,填补我无法展现的色彩,这真的很棒。

 

TAESAN的BOYNEXTDOOR成员介绍

TAESAN:也许因为WOONHAK是老幺,他真的很可爱,像个孩子。经常跟哥哥们逗乐,哥哥们伤心的时候,他会陪着一起伤心,很善解人意,关心别人。最近他个子长高了很多,和我差不多了。(笑)JAEHYUN哥和WOONHAK都是MBTI的ENFP型,有让别人开心的好脾气。LEEHAN具有独特的魅力,他经常发挥别人无法想象的创造力,很神奇。RIWOO哥和我一样性格内向,他喜欢玩游戏,在我们中间舞跳得最好,练习的时候他会指点我们的细节和其他动作,给了我们很多帮助。SUNGHO哥和我的取向相似,是个理性的人,除了我和SUNGHO哥,其他四个人都是共情能力很强的人。所以偶尔成员们哭的时候,我和SUNGHO哥就……啊,可这么一想,SUNGHO哥也是经常哭的。那我一个人要怎么办?(笑)

和粉丝们一起成长的“邻家少年们”

TAESAN:说点题外话,我们的问候语是“Who's there?BOYNEXTDOOR!”这句话和手势是我的创意。(笑)第一次听到“BOYNEXTDOOR”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专辑的名字呢。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我们的音乐,后来才知道是组合名。(笑)我认为这个名字很好地表达了我们色彩强烈、个性鲜明的特点。希望BOYNEXTDOOR能成为和粉丝们一起成长的组合。我觉得如果我们是邻家少年(BOYNEXTDOOR),我们的隔壁就是粉丝。希望邻居们能一同关注我们的成长,希望和我们的同龄人成为好邻居。

 

希望成为青春的BGM

TAESAN:回忆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我们的组合也能成为粉丝们的回忆。我爸爸非常喜欢申海澈前辈,申海澈前辈是他的青春。爸爸说一想到那段时光,就算不播放音乐,也会感觉他的音乐好像BGM。就像申海澈前辈对我爸爸的意义一样,希望我们BOYNEXTDOOR能成为让粉丝们回想起青春的象征。希望当岁月流逝,我们可以成为让粉丝们记住这段时光的BGM。

Credit
撰文. Kim Rieun
采访. Kim Rieun
视觉总监. Jeon Yurim
项目管理. Song Hooryeong
视觉创意组. Noh Hyorin (KOZ ENTERTAINMENT)
摄影. Yoon Songyi / Assist. Kim Jaemin, Bak Heonjun
发型. Hong Junsung, Kim Haeyeon
妆容. Gunhee, Kim Yeji
造型. WHITECHAPEL
布景设计. Choi Seoyun, Son Yehee, Kim Ayoung (da;rak)
艺人经纪组. Jang Moonsung
艺人礼宾组. Park Geunyoung, Park Byoungho, Wang Heesun, Won Joungye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