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BIN像往常一样保持用低沉的语调说话。无论是谈论自己身处的幸福或困难,还是讲到日常的乐趣或作为组合的大目标,他都坚定且淡然,热烈又温和。 

你说最近一直想看《混凝土乌托邦》这部电影。

SOOBIN:最终还是没看到,下映了。(笑)我和朋友们会在群里说:“啊,我有个想看的电影。”并且问:“有想一起去看的人吗?”然后想去的人就一起去看。在我说想看电影的时候有陪我去看的朋友们,让我非常感激。

 

最近你和朋友们一起去旅行了吧?

SOOBIN:前不久,我和朋友们去加平旅行了两天一夜。去了那里后,朋友们还比赛下厨。朋友们让我教他们跳《Sugar Rush Ride》的舞蹈,我教了之后,他们当场比试舞蹈,让我当评委。这种事很有趣,也很可爱。(笑)

 

你似乎很珍惜和朋友们的关系。

SOOBIN:应该说是朋友们对我很了解吧。因为他们很关心我,很爱我。平时如果有人问:“崔秀彬只吃这个吗?你发生了什么事吧?”这时,我往往就真的是有事。现在他们对我看穿的程度到了让人讨厌的地步(笑)。觉得彼此越界的时候,会马上道歉。去旅行的时候,也经常说:“多亏有你们,我觉得很幸福,非常开心。”我也会被这种气氛带动,说一些叫我挺不好意思的话,虽然有时候会吵架,但这会让我成长。人本身似乎变得更开朗了,应该说是变得非常坦率了。我学会了表达的方法。

 

在这个过程中,你应该能得到能量吧。

SOOBIN:今年开始,我变得经常出门了。去年有一段时期,我对自己很困惑,非常苦恼,所以很难受。为了寻求帮助,我走出去听了前辈们的很多意见,向他们咨询,还和一些人变得亲近了,然后我变得更经常外出了。因为有种在同样的日常生活中重新振作起来的感觉,最近我似乎很需要这样的时间。

世界巡演的时候感觉怎么样?看到当时的VLOG,你好像已经制定了演出结束后独特的琐碎的固定习惯。

SOOBIN:很多艺人们说演唱会结束后会在宿舍里感到空虚,我却完全不会。(笑)和了不起的人、那么多的人见了面之后回来独处的时间,该怎么说呢?因为这一天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的一天。我觉得一个人整理思绪,搞点兴趣爱好的时间很宝贵。我不认为“因为是演唱会结束的特别日子,所以要做点更开心的事情”,觉得过着熟悉的每一天似乎让我更有安稳感。

 

在看重熟悉感的同时,你还希望体验各种活动,这挺让人意外。

SOOBIN:老实说,我的性格有点像火。我想做的事很多,但也会很快感到腻味。游泳和拳击都是稍微学了一下就放弃了;我还对烘焙产生了兴趣,考虑要不要买烤箱,但做了一次就不做了;我还买了相机,只玩了一个月就不玩了。(笑)我的性格是如果有了想做的事情,就会马上付诸行动。我的执行力很好,只要我想做,就会不惜放弃睡觉的时间去做。在没有兴趣爱好的时期,我会很难受。如果没有能感受到乐趣、摆脱日常生活、尝试新事物的时期,我会觉得难受。也许因为如此,我变成了想做就做的性格。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想做了,所以我的信条是在想做的时候就要享受乐趣。

 

但对于自己的工作,你比任何人都更有坚持不懈的耐心。

SOOBIN:不管做什么职业,我应该都不会尽这么大的努力。等到很久以后,等我年纪大了,如果某一天退休了,我肯定会马马虎虎地过日子,(笑)所以在能做的时候,我希望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尤其是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多人在为了让我们绽放光彩而工作,看到他们的诚意和用心,我就绝对不能马虎做事。

在准备回归的过程中,你付出了很多努力。在“Weverse Live”上,你多次表达了对这次专辑的期待。

SOOBIN:专辑讲述了在现实中遇到并战胜苦难与伤痛的故事,我觉得很容易理解,而且我能充分地表达好。以前在准备专辑的时候,说实话,我会担心自己能不能驾驭好这种概念,对自己不是有足够的自信。但这次的歌曲更偏“轻松入耳”一些,舞蹈也很有趣,所以我挺有信心的。我最初觉得主打歌《Chasing That Feeling》很简单,可听了四五遍之后就上瘾了,跟着哼唱起来。我觉得如果把这首歌加入播放列表,会是一首不会跳过去的、值得一直听的歌。

 

在舞蹈方面,你提到过《Chasing That Feeling》比《Back for More(TXT Ver.)》在体力上难度更大。

SOOBIN:谁看了都会觉得《Back for More(TXT Ver.)》在体力上很累,可我觉得《Chasing That Feeling》更累。但我真的很喜欢这段舞蹈。最初学跳这个舞的时候,我觉得舞蹈十分有趣,跳得眉开眼笑的,舞蹈老师们说:“这个舞应该跳得悲伤些,可你看起来太开心了,需要克制情绪。”(笑)在前奏部分要痛快地伸展手臂,呈现此前没有使用过的身体线条,这非常适合我,很有趣。这段舞蹈很好地表达了追随自己的情感,就算伤痛也要向前奔跑的内容。在学习舞蹈的过程中,我变得更喜欢这首歌了。

 

你在“Weverse Live”上说专辑的收录曲中有一首是你的“最爱”,是哪首歌呢?

SOOBIN:是《Skipping Stones》。这首歌是创作歌手HANRORO写的,我非常喜欢她的歌。她给了我们一首非常有HANRORO味道的歌,简直让人怀疑这是她自己要唱的歌,我一听就特别喜欢。能录我平时经常听和唱的风格的歌曲,我觉得很有趣,也很轻松。我很喜欢HANRORO的音乐和嗓音,觉得纯韩文的歌词非常美:“吞噬了伤口的海水 总有一天会平静/宽广的怀抱终将拥有”。所有的伤口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麻木,她是如何通过打水漂这个素材,有了这些联想的呢?真的很令人佩服。

专辑发行之前,还举办了世界巡演。你似乎对享受舞台这件事感到苦恼,第二次巡演的时候变得更享受了吗?

SOOBIN:随着世界巡演的进行,我变得不太紧张了。如今在演唱会开始前,我不会感到紧张和害怕,只是有种开心的激动。有了从容的心情,所以能够轻松地面对舞台。当然,我还没有完全去享受,(笑)不是勉强去习惯就会变得习惯,我好像还得再等等。

 

之前在世界巡演的同时,你还有过登上“芝加哥Lollapalooza音乐节”和“MTV音乐录影带大奖(以下简称‘VMA’)”等具有意义的大型舞台上的时刻。

SOOBIN:当然,“VMA”是个让人非常紧张的地方,但还是很有趣的。因为有很多在我小时候就是超级明星的人,而且这是海外的颁奖典礼,却有人举着MOA棒,太神奇了。我想:“我可以站在这里吗?”置身于这个梦境般的地方,我感到很有趣。我很幸运地见到了像碧碧·雷克萨这样给予我动力的人。这些瞬间仿佛是对我努力的奖赏,给了我很大动力。我很感激,觉得自己很幸运。

 

能感觉出你把获得的这种动力,全都重新分享给了MOA。

SOOBIN:我也曾是别人的粉丝,但不可思议的是粉丝这种存在似乎就是“纯爱”。演唱会的时候,粉丝们心怀诚意远道而来,还因为有着同样的爱好而彼此分享,我觉得这非常神奇。这不是朋友之间的爱,也不是恋人之间的爱,真的具有无法形容的独特之处。虽然我也曾是别人的粉丝,但从歌手的立场来看,我感到“粉丝的存在就是纯爱本身”,觉得这种纯爱简直到了神奇的地步。

 

在“Weverse Live”上,面对就粉丝而言可能需要很小心的主题,你表达得既坚决,又很温暖,也让粉丝们感受到了你的爱。

SOOBIN:我希望彼此可以轻松地分享爱。只有这样,我才能更放松地靠近大家,小心不越过粉丝们设定的边界。我能说出这些话,是希望让MOA和我自己更无须顾忌地分享更多的爱。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不方便去表达,不去管它也无妨,但我特意提出这一点,是希望彼此不要有不舒服的感觉。我说这些话的主旨是:“让我们成为彼此轻松相处的关系。成为彼此守护,互相关爱的关系。”当然,我会尽量说得很温和。

你在《TXT Share House》的物料里,把成员们比喻成“同伴”。

SOOBIN:我们去年有一段时期大家都很辛苦。年底准备颁奖典礼的时候,我更加感受到了“同伴的情谊”,我们之间进行了真诚的对话,讲了很多心里话。当时在韩国的日子不多,所以我们彼此很依赖。

 

世界巡演的时候,成员们经常去你的房间,所以你被分配到大房间,这挺叫人意外。本以为你会更需要自己独处的空间。

SOOBIN:他们来我房间,我基本上没什么觉得不方便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却非要来我的房间聊天,我觉得应该是因为他们“信任我,需要我”,所以我很感激,也有点感到欣慰。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反而会更开心,更吵闹。(笑)很高兴他们来找我,我也希望他们来找我。

 

这种时候,你们通常会聊些什么?

SOOBIN:不管是在个人还是在组合方面,他们大多是在有困难的时候,想跟我倾诉或聊一聊才来的。如果对公司有建议,我会作为代表转达。但这次世界巡演的时候,经常是成员们想听我说话才来的。他们问我:“哥,你觉得现在的巡演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辛苦的地方?”其实如果是讲出来也没什好处的包袱,我比较喜欢自己扛着。所以成员们有时候会因我而感到失落。(笑)当然,如果是说出来后能够解决的事,我当然会说出来。因为我并不讨厌说话。(笑)

YEONJUN和TAEHYUN在《SUCHWITA》里说过,其他成员都赞同了作为组合希望实现的大目标。赞同这个目标的契机是来自那些对话吗?

SOOBIN:我不是有宏伟目标的人,原本是个喜欢日常生活里琐碎幸福的人。去年我们之间经常聊这种话题:“成员们的梦想是什么?成员们的幸福是什么?目标是什么?”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但有成员提到说想登上这个领域的顶峰,于是我回答:“是吗?如果这是你的幸福,是你的目标,我也会全力以赴。”因为成员们的幸福就是我的目标。我有了“如果这会成为成员们的幸福,我也会和你们一起为了同样的目标竭尽全力”的想法。

 

成员们的幸福为什么会成为你的幸福?

SOOBIN:不仅是成员,还有我的家人、身边喜欢的朋友们和工作人员们。看到他们幸福的样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所以我希望粉丝们也能幸福,我觉得我喜欢的人幸福开心和我的幸福一样重要,对我来说是这样。

 

随着目标焦点的转移,你自己对待工作的态度有什么变化吗?

SOOBIN:我变得更努力了。出道后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有了“好吧,就突破一下全力。”的想法。(笑)无论是练习还是拍摄,我都在更加努力地去做所有事情。今年比去年努力,明年会比今年更努力。

 

在迈向目标的过程中,有时会遇到困难,你是如何不断前进的呢?

SOOBIN:并非所有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是如此,但至少对我来说,这份职业的幸福比痛苦多得多。最初我也并非一个能长期忍受痛苦去工作的人,而且拥有这么多爱和这么大关注的情况并不容易,因为这绝对不是一种会因为太累而放弃的小幸福。因为有更大的幸福,所以就算辛苦,我也想坚持下去。

Credit
撰文. Yoon Haein
采访. Yoon Haein
视觉总监. Jeon Yurim
项目管理. Lee Jiyeon
视觉创意组. Jung Sujung, Kim Seoyeon, Sohn Yoojung(BIGHIT MUSIC)
摄影. Jang Dukhwa / Assist. Kim Eunji, Yoon Mingi
发型. Kim Seungwon
妆容. Noh Seulki
造型. Lee Ahran
艺人运营组. Kim Daeyoung, Kim Jisoo, Shin Seungchan, You Juekyung, Ko Youngwook
READ MORE